《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深圳跨境电商协会执行会长王馨: 跨境电商行业未来势头很好 但目前很多卖家面临生死线
12.15.2021 | 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 | 行业新闻, 人物专访

2021年圣诞节的脚步已经临近,欧美传统购物节“黑五”(Black Friday)“网一”(网络购物星期一,Cyber Monday)近期落下帷幕。

有不少卖家在网络上“诉苦”:本轮购物季销售额惨淡,利润被压缩。国内出口跨境电商卖家在经历了不如往年的盈利甚至亏损后,出现了低迷、观望的情绪。

当然,中国进出口贸易在整体上依然旺盛。据海关总署12月7日数据,中国外贸连续18个月实现正增长,今年前11个月进出口总值已超过去年全年的规模。

深圳跨境电子商务协会(简称深跨协)执行会长王馨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分析了国内跨境电商企业目前的状况、面临的困境与出路。她称,亚马逊“封号潮”、行业物流供应链短缺等系列问题,使得今年中国整体卖家市场并不乐观。“实际上,我们要明白现在很多跨境电商卖家挣扎在生死线上,上游供应链资金要付,人工工资要付,同时还面临着很多合规的问题。”

王馨认为,全球供应链危机和物流问题依然持续,中国产品出海面对缺乏自主可控的平台和产业链的弊端。王馨希望政府和行业更多人一起来努力了解行业、制定和解读行业政策,“一起来构建一个更友好的行业生态”。

“我们呼吁各级政府和金融机构能关注这个行业,能给到更多雪中送炭的支持。”王馨说。

(图为深圳跨境电子商务协会执行会长王馨)

头号卖家提前出局整体业绩还算稳定

《21世纪》:深圳跨境电商出口商户在今年“黑五”“网一”购物季的业绩怎样?

王馨:深圳跨境电商出口商户今年“黑五”“网一”购物季业绩和销量是不及去年的,但深圳跨境电商行情发展整体来说还是“势头正猛”。对深圳卖家而言,“黑五”“网一”购物节向来都是遵循“二八定律”:往年真正能在大促时赚钱的,往往是傲基科技、通拓科技、有棵树、帕拓逊、泽宝这些实力雄厚的大卖家,但今年相当一部分深圳头部卖家因封号而缺席“黑五”“网一”,被迫提前出局,使得深圳跨境电商出口商户本轮购物季业绩不如去年是必然的。

当然,也不是全部卖家在“黑五”“网一”大促都如此惨淡,也有一小部分卖家卖出令人羡慕的成绩。据深跨协了解,在“黑五”购物季,有卖家一个链接在几小时内出单2700单,库存直接被秒光。另外,在大众的视线之外,深圳还有相当多的卖家营收规模也有数十亿元,只是一直比较低调。据深跨协所知,深圳一个经营3C电子类目的卖家近期在“黑五”“网一”的销量逆势疯涨。

深圳打造了良好的营商环境,让深圳作为“跨境电商之都”已渐成气候,今年上半年深圳海关监管跨境电商货物货值过千亿,已超去年全年总量,跨境电商增长非常迅速,订单量大幅上涨,继续领跑全国。从宏观来看,深圳跨境电商出口商户本轮购物季业绩还算稳定。

《21世纪》:今年的行业销售业绩和去年同期相比有什么变化?符合预期吗?销售业绩的变化可能和哪些因素有关?

王馨:今年“黑五”“网一”跨境电商行业销售业绩和去年同期相比整体呈现下降趋势。Adobe Analytics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美国“黑五”的在线销售额达到89亿美元,略低于2020年的90亿美元,这是“黑五”线上销售额有史以来首次出现下降。而在“网一”期间,美国在线消费者花费为107亿美元(低于预期的113亿美元),使其成为今年最大的在线购物日,但同比(去年为108亿)下降了1.4%。

考虑到今年“封号潮”“零元购”“原材料涨价”“美元大肆增发”的大背景,今年的行业销售业绩是符合预期的。原本想要趁“黑五”“网一”节点大干一番的卖家们,如今面临的现状是:物流成本暴涨,或爆款断货,或库存过剩,或遭到封号提前出局。而更多卖家遭遇的是钱压在货和账期里,资金链紧张。除此之外,通货膨胀让商品价格相比去年同期上涨了12%。同样由于供应链紧张,“黑五”“网一”大部分商品的打折力度非常小,外加罢工潮及愈演愈烈的“零元购”,都或多或少对销售业绩造成了冲击。最后,因为海外消费者担心供应链危机和物流问题,提前购物或错峰购物,使得“黑五”“网一”的订单被分流,一些消费者甚至早在10月份就开始了假期购物。

全球供应链危机仍将持续

《21世纪》:今年很多行业受困全球供应链危机和物流问题,近期行业内有无感受到这些问题有所缓解?

王馨:圣诞节近在眼前,眼下新冠变异株“奥密克戎”(Omicron)又来势汹汹,目前奥密克戎变体已经在许多国家被发现,中国也出现了境外输入病例。“奥密克戎”变异株可能导致一些国家封锁,而对于全球供应链而言,任何一个国家的封锁措施都会对全球其他地区的供应链上下游和物流产生重大的连锁反应。加之此前中国限电、欧洲气荒、美国货荒、英国油荒、越南工荒……中国和全球都在经历一轮新的波动周期,形势变化太快,让我们身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迷雾之中,让如今已经紧张的全球供应链危机、物流问题或将再次蒙上一层阴影。

如今在美国,肯德基无鸡可炸,可乐啤酒无瓶可装,圣诞树一树难求,感恩节火鸡价格飞涨,超市货架空空如也……已是常态,这是目前全球供应链危机和物流问题在美国最为具体的体现。但美国也是当前供应链和物流最拥堵的国家。截至12月2日,美国西海岸的洛杉矶港和长滩港占全美集装箱进口总数的40%,但港外滞留了约100艘货轮等待进港,超过20万个集装箱等待下船,预计需60万辆卡车运输。圣诞季将近,美国物流工人极度短缺,目前卡车司机缺口已超8万名,工厂和仓库也缺乏装卸人员。当然,这也跟美国疫情失业救济政策促使工薪阶层纷纷“躺平”下岗有关,仅8月份就有高达430万人自愿请辞,形成2000年12月以来全美最大辞职潮,留下1044万的职位空缺。这些因素都导致不少美国人翘首以盼的节日礼物仍堆积在船上。实体、线上乃至大型连锁零售商无不面临缺货、断供、延迟送货等问题。美国官方预计其供应链问题将持续到明年。

在越南,2021年10月起,由于政府解除了胡志明市与周遭地区的防疫封城措施,越南工厂的工人蜂拥逃离新冠疫情严重的南部工业区,可能超过200万人返回乡下,由此引发的劳动力短缺进一步加剧了越南工厂乃至全球供应链危机。越南虽小,但在全球消费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涵盖了从沃尔玛、阿迪达斯运动鞋到三星智能手机等几乎所有商品,仅耐克一家出厂的鞋就会减少1.8亿双。越南抗疫失败,货物紧缺使北美批发商猝不及防。如今面临来势汹汹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为了更好防控疫情,越南供应链危机或将持续。

在中国,面对全球供应链危机和物流问题,中国凭借其完整的制造体系、强大的港口吞吐能力和疫情防控效果,给了国内跨境卖家无限强大的后盾,为中国的外贸出口迎来一波红利,也极大缓解了全球供应链危机和物流问题的部分压力。中国港口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均居世界第一,从未出现像美国这样的长时间拥堵。目前中国已形成了全球最完整、规模最大的工业体系,产业链供应链与全球生产网络高度融合,进出口贸易占全球贸易约12%,这是中国为全球供应链危机发挥的不可替代的“压舱石”作用。

中国有力支撑了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运转。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清楚看到,现在很多跨境电商卖家挣扎在生死线上。

跨境电商行业四大问题

《21世纪》:从跨境电商行业的角度出发,需要破解哪些问题?

王馨:今年跨境电商出口商户在“黑五”“网一”购物季业绩是不如去年同期的,我认为,目前我们行业内有4大问题是急需解决的。

首先,目前我们行业规则是被大的巨头垄断,在跨境行业规则面前,中国的卖家是没有话语权的。我们希望,未来中国能有自主可控的平台,像阿里巴巴国际站、全球速卖通、京东国际站等等这样的平台能多一点走出去,带领中国卖家走向世界,这是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第二大痛点是我们行业人才缺乏。据行业预测,至2025年我国跨境电子商务交易额将增长至2.5万亿元。行业的高速发展必然伴随着对专业人才的需求增加,但国内许多跨境电商企业却表示,当下,专业人才匮乏是制约企业发展的很大瓶颈。跨境电商人才在技术端、贸易端、金融端、数据端、品牌端、销售端和咨询端都面临很大缺口。我们太需要规范和设计高科技互联网全能型人才的培养体系,这个需要国家、行业协会关注,需要大家一起努力。

第三个问题就是政府机构和很多行业人士对跨境电商行业认知度不高,特别体现在行业出台的政策落地效果比较差,所以我们希望政府和行业更多人一起来努力了解行业、制定和解读行业政策,一起来构建一个更友好的行业生态。同时,也希望政府能出台更多的政策去补贴行业的发展,如深圳市针对亚马逊“封店潮”问题,已经做出应对举措,对单个项目择优资助200万元,这是帮助行业跨境电商企业走出困境最好的“及时雨”了。当然,我们的一些行业培训机构也要努力搭建出一系列的独立站补贴政策、人才技术培训、中国商标出海、安全合规培训、金融培训等方面的课程体系,这样就能更好地帮助中国产业出海。

第四,我们希望金融机构能关注到跨境电商行业的短板,能补足这个行业的短板,这个行业未来势头正好,但目前正面临亚马逊关账号及目前“黑五”“网一”销售业绩下滑的困境,受困卖家举步不前,很多持观望态度,持续不断的“封号潮”让企业处于资金链断裂的生死线上。我们呼吁各级政府和金融机构能关注这个行业,能给到更多雪中送炭的支持。

深跨协也相信,跨境电商行业在政府出台的各种政策大力扶持下,在行业培训机构提供的更多贴合实战的系列课程下,及各卖家自身锻炼好深厚“内功”后,中国跨境电商企业一定能更好地在海外“大展拳脚”,相信在2022年的购物季能实现销售业绩的“腾飞”。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